死磕野兽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302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669
阅读:7回复:0

-b-请让我来爱你--b-xxllsnie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0-13 01:20

秦风和米小染是在一米阳光认识的。
当时米小染正坐在靠窗的桌子旁,捧着一杯果汁发呆,她微卷的长发从脸颊的两旁柔顺而随意地搭在小碎花娃娃衫上面。眼神天真中带着一丝惆怅,在初夏的阳光中呈现一幅安静而略带忧伤的画面,正为秦风所动。
秦风是这个市里一家有名医院的外科医生,名牌大学毕业,加之出自医学世家,因此,毕业之后很顺利地进入到市里最好的医院做了外科医生,英气逼人的外表和他身上淡淡苏打水的味道迷惑着无数女子。
秦风走到米小染身边坐下,先叫了杯茉莉香茶,然后眯起眼睛盯住米小染,米小染感到发呆的眼神被某种力量在牵引的时候,才淡淡地转过身来望了一眼旁边的秦风。米小染是知道秦风的,他的死党一直念叨她们单位的院草秦风,只是米小染不为所动,外表太英俊的男子米小染一直认为不可信。所以,在米小染淡淡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情感的东西,就是这眼神在秦风却犹如感受了天然氧吧,无色无味却给了他鲜活的一剂。于是,秦风接住这淡淡的眼神,伸出手来,你好,秦风,人民医院外科。反正现时也是无聊,有个陪聊的也好。桌子上方这只修长的大手,显得那么有力,可惜米小染没有那个兴趣,所以她没有伸手,只是回应米小染。然后,收回目光投向窗外的一颗香樟树上,嘴里含着果汁吸了一口。秦风见米小染这样便收回了大手,坐到了米小染的对面,开始调侃米小染。说米小染为谁所困,为谁所恼,米小染说根本没有的事,我开心着呢。秦风便嗤嗤的笑,随手拿过米小染放在桌上的手机,把他的电话和姓北京治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名编辑上去又放回原处,没心没肺地说,太无聊的时候欢迎致电秦风热线,然后起身走掉,把米小染一个人丢在一米阳光中发呆去吧。
回到家,米小染急切地扔掉套了一天的高跟鞋,赤脚窝进了红色沙发,逛了一天的街,除了淘到几个漂亮桌布之外,什么也没买到。想想今天中午的一米阳光,米小染还是觉得无聊,随手拿过一本杂志,翻翻又合上,起身,为自己冲上一杯速溶咖啡,打开CD,侵入漫漫而来的蓝调爵士中。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米小染差不多已经忘了在一米阳光和秦风遇到过。那天,米小染无聊地翻着手机,看到了秦风的名字,才又记起了两个礼拜前的一米阳光。米小染呵呵笑着把电话拨了过去。喂一个磁性的男中音,欢迎致电秦风热线,米小染之专线。然后是一阵爽朗的笑声。米小染也笑了,在这样爽朗的笑声中,米小染是无法不开心的。
于是,当夜幕缓缓降临的时候,米小染便将自己仍在速溶咖啡和舒缓迷人的蓝调中去,然后,接通秦风热线,让那爽朗的笑声把自己幽幽的寂寞感驱走。
秦风说米小染中毒了,中了秦毒。在米小染生气的挂掉电话的时候,秦风嗤嗤地笑了。他喜欢米小染被调侃后生气的样子,天真的眼神变得无辜,如花瓣的小嘴会嘟嘟地撅起在秀气的脸庞,此时那微卷的长发似乎都惹人怜爱。秦风每次让米小染生气的时候他便会嗤嗤地笑。当然,米小染的生气不过是半小时的事情,时间一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依然一副没心没肺的小样儿。
转眼到了秋天,米小染拎着包走进屋,去了外套,束起长发,按下音乐,走进厨房。她是喜欢厨房的,每每在人人居的餐具前流连忘返,惹得秦风笑她。忽然,电话响起,米小染以为又是秦风,懒洋洋地走过去,却是一串陌生数字。
小染,我回来了,最近好吗?
江一贩,米小染整个人都停止在了时空之中,这个人在米小染心中封存了三年,三年来,所有的人都在米小染面前刻意回避着这个名字。
三年之前,江一帆和米小染是他们学校最被看好的一对,优秀的江一帆是学生会会长,江一帆喜欢米小染的清新柔顺的样子,他需要这样的女友。在下午时分,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总会有一辆自行车,前面是骄傲的江一帆,后面是温顺的米小染,在夕阳的点缀下,飞扬着它们青春的爱情。
只是,青春的爱情总是会在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江一帆出国读研,走的时候甚至都没跟米小染道别,便如同在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了任何消息。当时的米小染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五天,足足五天,回忆她和江一帆两年来所走过的点点滴滴,那些画面对于当时的米小染来说是唯一的氧料,所有的甜蜜现在回忆起来都度上了一丝苦涩渗透其中,在米小染的泪滴中显得格外鲜明。
五天后,米小染爬起来,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在梳妆台前把自己苍白的脸粉饰得娇艳无比,然后召集了她的几位死党,宣布从此江一帆这个人在她的生命中消失,谁也不许提,否则她跟谁急。
然后,米小染开始了她的新生活。上班,下班和几个死党小聚,简单的生活方式,无关风月,无关爱情。直到那天自己发神经一样走进三年来再也没有迈进过的一米阳光,在那里遇到秦风,习惯点滴型白癜风应注意在他爽朗地笑声中快乐起来。
出来坐坐,晚八点,老地方见。三年的杳无音信,白斑医院有哪些回来一如从前的骄傲与专横,米小染还是习惯顺从。
不同的是,这次米小染故意迟到了二十分钟到的一米阳光。依然是靠窗的位置,在一盏橘红的创意灯下,江一帆斜靠在藤编椅上,手里夹着一支香烟,以前的他是不抽烟的,当初青春的脸庞现在被一种成熟所掩盖,锐利的眼神,坚挺的鼻梁,米白的衬衫都告诉米小染,江一帆仍然是骄傲的。
小染,我们订婚吧!江一帆递过来一只锦盒,米小染拢拢头发,把目光从江一帆炙热的目光中移开,泪水不争气地划过清秀的面颊。
三年,江一帆一声不吭地走了,留给米小染的是日日夜夜无尽地思念,爱着,怨着,恨着,几乎耗尽全部情感,忘记所有快乐,可是,这些的这些都被江一帆跳过,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单凭一只精美得不能再精美的锦盒,就可以换回自己三年的日夜思念吗?那些委屈就可以这样化成云烟消散吗?米小染用纤细修长的手指抹去脸颊的泪痕,淡然一笑,江一帆,欢迎你的归来,只是我们在三年前就结束了。然后,米小染轻巧地转身,一任泪水在脸庞滑过。
出了一米阳光,米小染在秋风中抱紧自己单薄的身躯,泪水还在肆无地流过,无声的哭泣,一任三年的委屈飘进这城市绚烂的夜空。
哭吧,小染一双结实的手臂把米小染环住,我知道你的一切,小染,以后,请让我来爱你伴着淡淡苏打水的味道,秦风磁性的声音温柔地来到米小染耳边,米小染知道,她以后的生活简单而快乐的。
         





 (散文编辑:雨袂独舞)
游客

返回顶部